当前位置:主页->兵器故事->列表
越战中的中国高炮部队   
  •     1964年8月2日,美国海军驱逐舰“马多克斯”号窜到北部湾,侵入越南民主共和国领海,被越南海军赶出领海。美国以此为借口,派出飞机轰炸越南北方的义安、鸿基、清化等地,制造了“北部湾事件”。从此,美国把侵略战火从南方扩大到北方、企图采取“南打北炸”、以炸逼和”、“逐步升级”等手段来压服越南人民。美国使用的战斗机、攻击机都是60年代前后生产的先进飞机,主要有F-100、F-104、F-105、F-111、F-4、F-8、A-4、A-6、A-7型等。美机在轰炸过程中,还不断改变战术手段和改进武器装备,如攻击地面高炮阵地时,不仅采取反高射炮机动,还对炮瞄雷达实施干扰、使用“百舌鸟”反辐射导弹进行攻击,以及投掷具有较大杀伤力的钢珠子母弹、气浪弹、凝固汽油弹、毒气弹等武器进行压制和摧毁,这给地面防空部队作战造成极大的困难。
        越南政府在人民军防空部队英勇抗击美机轰炸的同时,请求中国政府派防空部队支援。从1965年8月至1969年3月,先后赴越轮战的中国高炮部队和配属的防空部队共有16个支队辖63个团,总计约15万人,其中空军高炮部队先后有8批7个师辖26个团零8个独立营及配属的9个探照灯营、14个雷达连。他们使用的武器装备主要是老旧的85mm和37mm高炮,只装备少量50年代后期生产的57mm、100mm高炮和14.5mm高射机枪。

  •     中国空军入越高炮部队广大指战员针对美机活动特点,研究了多种机动灵活的战法,充分发挥老式装备的威力,打击美军优势装备的飞机。在3年零7个月的时间里,中国空军入越高炮部队与美机作战558次,取得击落美机597架、击伤479架的光辉战绩。自己在作战中战损兵器23件,有280人英勇牺牲、1166人光荣负伤。
        高炮部队集火近战,近似于陆军战士在战场上拼刺刀。“集火近战”是中国空军入越高炮部队在反空袭作战中,争取主动,歼灭美机,保护目标安全,保存自己最有效的战法之一。这种战法的好处是:几个或十几个高炮连队,同时对一架敌机开火,火力密度大,开炮距离近,弹丸运行时间短,杀伤威力大,敌机机动余地小,命中率高;而且便于逐次转移火力,达到有效歼敌的目的。但贯彻这种战法,要有整体作战思想,要有不怕敌机把炸弹投到自己阵地上的勇气。
        1965年11月16日,中国空军首批入越作战的高炮第23团,在保卫越南宋代铁路桥的战斗中,敢于集火近战,取得了击落敌机4架、击伤3架的战果。该团在半年时间里,利用集火近战的战法,取得了六战五胜的战绩,共击落美机23架、击伤8架,胜利完成了入越作战任务。

  •     集火近战的战法在之后入越参战的空军高炮部队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和不断提高,如高炮7师在保卫交通目标时,部署在克夫24个炮连、布下12个炮连、寨高7个炮连,于1968年1月5日当大批美机来袭时,各高炮连接上级指挥员下达的命令,及时捕捉到目标,前沿炮连压缩开火距离,在11次对空射击中,有10次是3个高炮连以上集火射击1架敌机,其中7次是5个高炮连集火,最多时集中12个高炮连火力打1架敌机。这次战斗共击落敌机9架、击伤5架。
        高炮部队在实施机动作战时,经常采取“真真假假、隐真示假、诱敌上钩”的做法,出敌不意地打击敌机。空军高炮第5师1967年5月至1968年1月在越南谅山、宋化、外苏地区作战期间,组织机动作战96次,击落美机85架,占该师击落美机总数的47%。如1967年8月13日,该师15团所属的2、3连(装备85炮)和配属的独立高炮营的3个37炮连和1个145高射机枪连在凉山地区的3次作战中,击落美机6架、击伤3架。战后,高炮15团判断敌机可能要来报复,于是决定从临近的宋化地区抽调所属的2个37高炮连,加强凉山地区的兵力,不巧的是当夜下起了大雨,道路泥泞,行动十分困难,这两个炮连冒雨急行军50km,到次日早晨进入预定设伏阵地,刚做好战斗准备,8时12分美军4批32架攻击机,就从东南方向依次进入,攻击高炮3连阵地,这时高炮15团集中8个连的兵力集火近战,又击落2架美机,取得了新的胜利。

  •     如美机在越南战争中,开始使用“百舌鸟”反辐射空对地导弹专门用来攻击地面高炮部队的炮瞄雷达。该导弹长3.05m、直径为0.2m,全重177kg,有效射程12-16km,最大M数为2,弹头装有烈性炸药。该导弹由美军A-4、A-6、A-7、F-105、F-4型攻击机和战斗轰炸机挂载,当截获目标后发射,自动追踪。我高炮部队经过多次战斗,在分析了炮瞄雷达被击中的教训后,逐步总结出对付这种导弹的措施:即“早开机、近升压、断高压、摇摆天线、断续开机”等一整套战术,操纵员掌握后,大大减少了炮瞄雷达被敌“百舌鸟”导弹命中的概率。1967年7月5日,高炮5师在保卫宋化铁路桥的战斗中,美机首先对炮瞄雷达发射了一枚“百舌鸟”导弹,我雷达观测员及时发现其信号后,果断采取摇摆天线、断高压等办法,摆脱了该导弹的攻击;当美攻击机进入我高炮有效射程时,炮瞄雷达又立即加高压,稳准地测得高炮所需的射击诸元,当即将美机击落,这是敌人始料不及的。据有关资料统计,美机在越南战争中发射“百舌鸟”导弹的命中率一直呈下降趋势,平均仅为6%。可见,任何先进的武器都有其弱点,都可以找到对付它的办法。

  •     又如美机在对北越的空袭中,大量使用一种对人员杀伤力很强的钢珠子母弹,它由许多小型子炸弹集装在母弹箱内。这种炸弹爆炸后,内藏的数百个子炸弹飞散得很广,覆盖区域很大,杀伤破坏面积大。中国空军入越参战的部队在实战逐步总结出一套对付它的有效办法:即“小、深、坡、坑、沟、洞、盖、散”的八项措施,具体做法是:缩“小”掩体上口,增加掩体“深”度,将掩体积土的反斜面修成40°-60°的斜“坡”,挖掘排弹“坑”、排弹“沟”和供人避弹的“猫耳洞”、“T形洞”,给火炮器材(除炮瞄雷达天线外)都加上防护“盖”,并在不影响指挥、协同和集火的前提下适当采取疏“散”配置。当高炮部队采取这些措施后,人员伤亡和兵器损失大大减少。1967年7月6日,美机在我高炮2师6团在克夫、布下等地的防区和阵地上空,投下16箱子母弹共计5000多颗小炸弹,由于防御措施得力,全团无一人伤亡。

  •     1967年6月18日,美机向我高炮2师5团11连阵地投下大量子母弹,其中10多颗子炸弹落在2班掩体中爆炸,全班8名战士全都负伤,掩体内燃起熊熊烈火。班长赵广义易上多处负伤晕倒在地,当他苏醒后,不顾个人伤痛,继续指挥全班战斗,最后壮烈牺牲在阵地上。5炮手王炳贵胸部、腿部多处负伤,他忍着剧痛压了3夹炮弹,当战斗结束时,他右手仍托着弹夹,左手推着炮弹,挺坐在炮盘上,而心脏已停止了跳动。由于大量子母弹在阵地上爆炸,阵地到处燃起浓烈的大火,堆放着的炮弹箱也燃着火焰,炮手李业和赵荣福不顾自己多处负伤,冒着烈火和延时子母弹爆炸的危险,跌跌撞撞地取水灭火,拼尽全力终将炮弹箱上的火扑灭,保卫了战友和阵地的安全。炮手张忠自己身负重伤还替倒下的装弹手装弹。忽然间弹夹上的炮弹被子母弹打穿,发射药在嗤嗤地燃烧,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他毫不犹豫地扑向弹夹,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掩护了战友和火炮的安全。
        1967年5月27日,我高炮2师5团在越南寨高地区抗击美军6批20架F-105、F-4型飞机的猛烈攻击,其中有8箱子母弹在2这阵地上爆炸,连长张宛度头部、左腿、胳膊多处负伤,指挥室被炸毁,无法实施指挥,他用一只脚蹦跳780多米,越过两道交通沟,站在阵地中央继续指挥战斗,打击敌机。

  •     1967年7月5日,我高炮5师15团8连2炮手李金才在对空作战时,一颗子母弹落在他两腿之间,在即将爆炸的时刻,他为了掩护战友和保护火炮,就坚定地夹紧双腿,结果双腿被炸断,炮盘上染满了他的鲜血,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挺坐在炮位上继续战斗,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这样英勇无畏的战士还有很多。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无不胜的基石。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京ICP备06067556号
资源建设单位:中北大学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学院路3号 邮编:030051 电话:0351-3922912
常规兵器首页 兵器博览 主题展 馆藏精粹 兵器知识兵器故事 博物馆简介 导游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