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兴数学强

央视国际 2004年08月12日

解说:这是2002年8月份在北京召开的第十四届世界数学家大会的现场。这个宿有数学界的“奥林匹克”之称的盛会,是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在一个发展中国家举行。当时已经是83岁高龄的吴文俊院士,出任了大会的主席。     

   

 

吴文俊:我们大家都知道,举办世界数学家大会竞争是很激烈的,竞争很激烈,竞争对象一个是挪威。

主持人:挪威。 
  吴文俊:不要小看它是一个北欧的国家,它出了一些大的数学家。 
  主持人:为什么我们最后能争取到呢?是什么原因? 
  吴:这个还是靠我们的实力。 
  主持人:您说的这种实力是不是就是说,尤其是最近这一段时间,或者说这十几年来,就是改革开放以后? 

吴文俊:这二十几年涌现出了一大批的年轻的数学家,在我们国家举行的这一届的世界数学家大会,应该说我们中国的数学家参加的人数是空前的,这次四千多人里面有一半是中国人。我有这个感觉,你试想看,改革开放以后一共才二十几年,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他们还是小孩,是吧?但是现在已经出来一大批了,一大批了,从各个研究单位,我想都可以看清楚,都是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他们才进小学、中学,一步一步出来的。所以一有条件马上(成长)。中国的历史有些奇怪,要不天下大乱,乱得,可是等到怎么样,一平定下来,力量发挥起来是爆炸性的。 

  解说:吴老研究数学已经60多年了,是我国最具影响力的数学家之一。早年研究拓扑学,他天才的成就曾奇迹般的大大缩短了中国近代数学和国际的差距。1956年,他和华罗庚,钱学森一起获得科技界最高奖,首届国家科学一等奖。 

七十年代,吴老返朴归真,花大力气研究中国数学史,终于从中国古代数学瑰宝中,找到了中国数学发展的崭新方向,吴老称之为数学机械化思想。2001年他再次获得国家科技大奖。

  主持人:您是第几次参加世界数学家大会? 
  吴文俊:第二次,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1986年,因为我要在大会做报告。

主持人:当时是让您做什么报告呢? 

吴文俊:是关于中国的数学史,那么我报告的题目是《最近中国数学史的研究工作》,新近的研究工作。我非常高兴的向全世界数学家们介绍我们中国,介绍我们中国的数学。中国的数学人家都不知道,都不知道你中国有数学,一讲东方的数学就讲印度,这个非常认识非常错误,可是你又没办法辩。他们请我来讲这个,说明他们对这个有一定的认识。 

  主持人:当时做报告以后,反响怎么样? 

吴文俊:有些反响是我意料不到的。 

  解说:在那次数学大会上,吴老让外国科学家第一次真正了解了中国的数学。他把中国传统数学的思想概括为机械化思想,以计算机为工具,把手工需要证明好几天的问题,在计算机上一秒钟就完成了,外国同行把他的这项贡献称之为“吴方法”。 

主持人:咱们国家包括您在内,很多数学家都有这样一个渴望,就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将成为数学大国。 

吴文俊:前天晚上一个活动,在会上,陈先生,我们还有好多人都参加了。那我有这个说法,我说,陈省生先生推测说中国要在二十一世纪成为数学大国,我说了这个,或者数学强国。我说这个推测一定能够证实的,这个不成问题。那么陈先生指出来,他说他的意思不是大国是强国。 

  主持人:二十一世纪中国要成为数学强国? 

  吴文俊:他说,陈先生讲,中国已经成为数学大国了。 

  主持人:您觉得我们距离强国,距离还有多远? 

  吴文俊:你要成为所谓强国,真正的世界数学第一流的国家的话,你光是做了很多好的工作、解决许多有些困难的问题不够,还应该怎样呢?你应该有新的创造、有新的,提出新的方向、提出新的方法,使得全世界都跟着你走。 

  解说:吴老的晚年主要是培养后辈人才。在他的带领和影响下,中国已经形成一支高水平的数学机械化研究队伍,吴方法已经催生出一个国际数学界赫赫有名的吴学派。 

  吴老今年已经85岁了,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生活中的吴老是一个兴趣十分广泛的人,喜欢看小说,下棋,尤其喜欢看电影。现在年纪大了,电影院去的少了,他只能在家看书。 

  有人称 吴老的一生是天才的一生,对于这些评价,吴老自己却并不这样认为。 

  吴文俊:搞数学不要求你聪明,怎么聪明,怎么思想敏捷,这个不是主要的因素。它要什么呢?要能够想得看得比较深,看到要害地方,聪明人不见得适合于做数学。现在老是要强调要什么聪明、天才,我觉得笨的人做数学还是很适当的。 

  主持人:像对这些年轻人,年轻一代有志于从事数学研究的,有志于在这个领域深入研究的人,您对他们有什么样的?提醒或希望呢? 

  吴文俊:这你得下苦功,这个没有什么觉得憋屈的。现在经常有,我很不赞成就是找一些名人,你来讲讲你的什么经历、你的什么,好像听了名人的话,我一下子就觉得怎么样,你就靠你自己。 

  主持人:那么您在培养他们的过程中,您注重什么呢? 

吴文俊:这个当然你要提拔年轻人了,还有提拔年轻人。现在事情那么复杂、那么多,就把许多重担都压在他们身上了,这个也没办法,总得由他们来干,你说不找他们你来找谁来干。 

  解说:吴老今年已经八十五岁,在这八十五年中,他与数学打了六十五年交道,他说数学要发展就一定要走出去,但更要拿进来。 

主持人:您本人是始终在关注国外同行的发展吗? 

吴文俊:我现在需要充电了。 

主持人:您现在还需要充电? 

吴文俊:当然需要充电了。即使跟我比较有关系的,我也得要充电。这个要继续不断的充电。现在基于很要紧的事情要充电,那么也需要人家的东西。 

主持人:您这么大岁数还有这样的一种危机感,还有这样的紧迫感? 

吴文俊:需要充电,这个你总是要不断学习。 

《东方之子》

版权所有: 中国数字科技馆 京ICP备06067556号
资源建设维护单位: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 电话:010-62553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