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省身:人生几何

2004年11月2日,天津南开大学举办了"陈省身星"命名庆祝仪式。国际小行星中心的代表正式将一颗永久编号为1998cs2的小行星命名为"陈省身星",以表彰他在整体微分几何领域对全人类的贡献,这也是这位享誉世界的数学大师93岁之际收到的最珍贵的寿礼。

李小萌:今年的11月2号,有一颗小行星用您的名字命名了。 

陈省身:是的。 

李小萌:以后就有一颗陈省身星了。

陈省身:是的。

李小萌:您知道这颗星在什么位置吗?

陈省身:没有看见过。

李小萌:您好奇吗,想不想亲眼看到它在天空中什么位置?

陈省身:看到底什么位置,我也不懂,我其实念过一些天文,我懂一些天文,天文很多问题就是数学。

李小萌:您现在自己变成天文学当中的一颗星星了。

陈省身:小得不得了。

李小萌:您把这看成是一个荣誉,其实您的一生得过不少的荣誉,包括像世界的这个数学最高奖沃尔夫奖等等,您觉得荣誉对于一个数学家什么用处吗?

陈省身:得了荣誉,这个热闹热闹,看见几个有名的人也有意思,好玩。

李小萌:好玩。

陈省身:好玩就是,不怎么要紧。

好玩,快乐,对数学有着浓厚而执著的兴趣,是陈省身七十年来致力于微分几何研究的主要动力。陈省身1911年出生在浙江嘉兴。他的求学历程几乎是一个神话:小学只上了一天,中学连跳两级,15岁考上大学,大三成为老师助手,一年获得博士学位。32岁登上经典微分几何学的高峰而享誉国际数学界。陈省身一生获奖无数,1961年荣获美国科技最高奖国家科学奖,1983年又荣获国际数学界最高奖沃尔夫奖。2004年6月,他又众望所归摘得有"东方诺贝尔奖"之称的首届邵逸夫奖,再次为中国人在世界上赢得了荣誉。

李小萌:您在今年的6月份也得了这个邵逸夫,这个奖您就获得了一百万美金的奖金。

陈省身: 嗯。

李小萌:然后南开大学又追加了一百万美金奖金,不小的一笔钱,您准备怎么支配这些钱呢?

陈省身: 这个钱对我已经没有用处了,所以我把这钱都捐掉就是。

李小萌:捐到哪里?

陈省身:我捐到,这个邵义夫奖我就捐到从前,对于我的这个工作、对于我的念书有些好处的,我去过的学校,我去过的研究机关,南开我也捐钱,我们盖盖房子。

李小萌:您说现在这钱对于你已经没有用处了是吧?

陈省身:我现在生活没有活动,我就住在这儿,住在这里,我现在能做的事情很有限,所以还是做数学,我数学有一个长处,就是年轻的人可以创新、可以有新的意见、有新的这个理论,我的话,老的人也有老的优点,老的人知道东西多,看过的书、以往受过的训练、做过的题目,这个看的书比较多多了,所以可以把它混起来,炒一个大杂烩,也有工作可以做,很有意思的。

李小萌:对于数学研究来讲,是年轻人这个创新的东西重要呢,还是像您的这个看到的东西多?
陈省身:当然是创新要紧,不过什么叫创新也很难讲,有种种性质的创新。

李小萌:您现在自己研究的东西上还有创新的东西吗?

陈省身:我做的工作都还有新的意思。

 从2000年89岁高龄时叶落归根,定居于南开大学"宁园",陈省身一直未放弃对数学的创新研究,他把有创新的数学称为好数学,做数学已成为他终身的兴趣和生活方式,就在今年10月29日,陈省身93岁生日的第二天,他又公布了他对数学界50年来一直未曾破解的一个难题---关于六维球面上复结构问题的最新研究进展。

李小萌:我们知道11月28号是您93岁的生日,第二天您又公布了现在研究领域里取得的成果,很多人都特别吃惊,说陈先生93岁了还在做研究。

陈省身:不要,忘记,我到了这个年岁,我把年龄忘掉了,所有的人见了我就是你93岁了,底下一句没有问,怎么你还没死啊,我不要想这些东西。

李小萌:像我们这些老提醒您的人反而很讨厌。

陈省身:也不讨厌,你提好。

李小萌:我想我们大家平常都知道数学,但是不同的人对数学理解不一样,小学生他们说数学就是算术,那中学生可能知道数学是?

陈省身:不过是这样子,所有这些东西一定要做得多了,才比较熟练了,对于它的奥妙有了解,就有意思,所以比方说在厨房里头炒菜,你这个菜,炒个木须肉,这个菜炒了几十年以后,是了解得比较,很清楚,数学也这样子,有些工作一定要重复,才能够精,才能够创新,才能做新的东西。

李小萌:数学对您来讲就是一盘炒了好多年的木须肉?

陈省身:一样的。

李小萌:您炒的这盘木须肉比一个年轻厨师炒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

陈省身:我想有时候炒得不好,你要了解为什么不好。

李小萌:您刚才跟我们讲数学怎么好玩,那在做研究的时候,碰到解不开的难题、碰到困难的时候,还是好玩的吗?

陈省身:困难时候不一定不好玩,碰到困难的时候,想了,现在这个困难的是这样子,看着困难有多么严重,有的数学问题,你想这么十分钟想出来了,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有的困难几天也不能解决,有的困难几十年也不能解决,不但不能解决,很多人几十年都还不解决,我最近就做了一个很好的结果,大家不会做的我可以做。

李小萌:这个是你想了几十年的一个难题吗?

陈省身:想了几十年,也不天天想了,主要的做我们这一行,刚才讲炒木须肉,你不天天炒木须肉了,也许炒个鸡蛋,也许炒个白菜,反正是我的生活跟数学混在一起,这个也做做,那个也做做,有时候忽然有个主意,就试一试就是了。

李小萌:您在43年的时候,1943年的时候,您公布的这个广义高斯博内公式,这是属于想了几天的、几年的还是几十年的一个问题?

陈省身:好几年了,不是整天想这个问题,我对于这些公式不满意,所以我当时就自己,自己发现了这个证明,然后我就发现这个公式还可以推广,结果这个是在数学上,近代数学是很重要一个观念,现在做的一大堆都跟我这结果有关系,因此我的这个数学工作,大家觉得还有意思。

1943年,无疑是陈省身一鸣惊人的一年。这一年,32岁的陈省身在美国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完成了关于高斯博内公式的简单内蕴证明,这篇论文被誉为数学史上划时代的论文,这是陈省身一生中最重要的数学工作,因此,他后来被国际数学界尊称为"微分几何之父"。然而,在这成功的背后,是陈省身经过了五次辗转求学的选择,而每一次他都把握住了机会。

李小萌:我看过您的资料,觉得您这个求学的这条路走得特别远,您看从南开到清华,从中国到德国,又到法国,再到美国,怎么走了这么辗转的一条路呢?

陈省身:就是我对于现状不满意,我要进步,我要是最好,这一行我要做最好的东西,数学研究,数学研究最要紧的还是找名家,还是名家跟不名家很不一样。

李小萌:怎么不一样?

陈省身:他的了解深刻,他的了解深刻,他许多问题他想过,没有写成文章的,都有许多意见都是值得学习的。

李小萌:像您到德国碰到的是布拉施克。

陈省身:布拉施克。

李小萌:在法国就是嘉当。

陈省身:嘉当当时是差不多都公认的最伟大的微分几何学家,我这一行最伟大的,所有人都要看他。

李小萌:在大师身边您觉得您获得的东西是什么呢?

陈省身:那么他每星期四下午是办公时间,办公时间,办公室前都是排队,法国最好的学生都是那时候看他,巴黎是世界的这个数学的一个中心。

李小萌:您也要排队吗?

陈省身:我第一次见他是排队。

李小萌:排过多长时间的队?

陈省身:排了一会儿就跟他谈了一阵,他给了我几个题目,我很快地,我跟他住在同一条街上,他说你到我家里来好了,所以后来不排队了。

李小萌:为什么后来就不用排队了呢?

陈省身:因为他给我题目我会做,我在巴黎待了10个月,学了很多东西,所以我想那时候,我在全世界的微分几何这方面,我已经是很好很好的。

从德国到法国再到美国,陈省身一直追踪着世界数学研究的最高水平。留美30年,陈省身获得了极高的学术声誉,他创建了美国国家数学研究所, 还担任过美国数学会的副会长。1972年,随着中美关系改善,陈省身开始每年回国访问讲学,从此,他把自己的后半生与中国数学事业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1985年他提出了"21世纪中国成为数学大国"的著名的"陈省身猜想",并身体力行,把获沃尔夫奖的5万美元奖金全部捐出,用于创建南开数学研究所,致力于培养中国数学高级人才。他亲切地起把南开数学所比喻为自己的第三个孩子。就在前几年,他还率先垂范,以九十高龄为南开本科生讲授微积分基础课。 去年年底,他还自费2万元,亲自设计印制了一批数学挂历,向同学们推广数学科普知识。

李小萌:这个挂历,这个是您做的是吗?

陈省身:我做的。

李小萌:为什么起名字叫"数学之美"呢?

陈省身:数学是很美啊。

李小萌:这本挂历打开来就能够感觉到数学很美吗?

陈省身:数学是很美啊,三角形三角之和180度,不管什么三角形都对,不用讨论。

李小萌:您这本挂历是做给谁看的呢?

陈省身:我想有人看,你看不看?

李小萌:我喜欢,它很漂亮,至少。

陈省身:我就达到目的了,你喜欢就行了。

李小萌:您也说过数学是快乐的。

陈省身:是快乐。

李小萌:是数学让您快乐,还是您让数学变得快乐?

陈省身:这个很难说,至少它让我快乐,数学有个好处,你跟人没有交往,其实到现在我总说数学还是一个人的工作,你自己去工作,别的就跟人的关系有关系,就复杂了。

不愿搞人际关系,不喜欢干与研究不相干的琐事,是陈省身一生的习惯,但为中国申办国际数学家大会是一个例外。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陈省身就和他的学生丘成桐向中央倡议申办国际数学家大会,并为此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幕后工作。2002年8月,四年一届的国际数学家大会在北京成功举办,来自全球的4000多位杰出数学家参加了这次盛会,91岁高龄的陈省身担任了本届大会的名誉主席,他高兴地对新闻界说:中国已经是数学大国,下一步目标是做数学强国。他再次强调中国人的数学能力是不用讨论的,他希望年轻的中国数学家要有耐心。

李小萌:有时候我们选择做一件事,是因为好多事我都做得好,我就挑一件做得最好,还有的是因为很多事我都做不好,就挑一件做得不是那么差的,您选择数学是哪种情况?

陈省身:我别的不会,所以现在还做数学,就是我别的不会,我数学还是做得蛮好的。

李小萌:是不是就是说要想成为数学家必须得有天分?

陈省身:要有一点,太不行不行,要有一点,一定,数学使劲啃的不行。

李小萌:那在成功当中天分占多大的比例?

陈省身:我想有一半吧。

李小萌:剩下的一半是什么?

陈省身:运气,一个人要有运气,什么东西都要有运气。

 

李小萌:听了您讲一半要天分,另外一半要运气,会不会现在做数学的年轻人觉得有些灰心,如果我运气不是那么好,天分又不是那么高,我是不是做不了数学?

陈省身:年轻人要了解你需要到后来有一点小名,要活到93岁,你要等啊,要有时间,要有多好的工作,有一个时间,人家能够接受,人家能够欣赏。

央视国际 2004年12月06日

版权所有: 中国数字科技馆 京ICP备06067556号
资源建设维护单位: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 电话:010-62553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