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经济学获得者应用的数学方法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今天揭晓,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教授获得了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于他的很多同事和学生来讲,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克鲁格曼是当今世界最杰出的经济学家之一,同时也是美国《纽约时报》最敢直言和最具影响力的专栏作家。他还是一个充满热情和感染力的演讲者。

          

1974年,克鲁格曼获得耶鲁大学硕士学位,之后就读于麻省理工大学,并取得了博士学位。毕业后,克鲁格曼曾先后在麻省理工大学和斯坦福大学任教。2000年至今,克鲁格曼一直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教授。克鲁格曼是一位高产作家,他先后出过20多本专著,其中比较有名的作品有《兜售繁荣》《流行的国际主义》等。他还在权威期刊上发表了200多篇文章,并在《纽约时报》《财富》和《石板》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媒体记者和学界同行都称赞他是“伟大的批评家”。

克鲁格曼擅长经济建模,这使得他拥有好的分析工具,可以在传统的被简化的理论基础上继续深入研究。传统的贸易理论是以完全竞争市场为前提假设,并且在这种假设下不会有经济规模效益一说。在克鲁格曼之前,国际贸易模式主要是被理解为国家之间存在着差异。李嘉图的解释是国际贸易发生在存在相对比较优势的两个国家之间。俄林解释贸易发生在两个要素禀赋不同的国家之间。但是20世纪60年代,人们观察到的现象却是,国际贸易越来越发生在经济发展程度相仿的国家之间。

透过垄断竞争理论,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国际贸易在要素禀赋相似的国家之间突飞猛进地发展。其中一个进步就是将完全竞争市场之外的市场模式,例如寡头垄断的市场,引入国际贸易模型。克鲁格曼的贸易理论是在李嘉图的基础上向前迈了一步,他引入了垄断竞争模型,指出相似国家发生了大量产业间贸易,阐释了传统的贸易理论无法解释的贸易现象。

由于克鲁格曼的工作,“报酬递增”理论被引入经济学主流。它意味着一个成功可以催生下一个成功,也就是说经济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态的;经济中面临的独特选择最终决定于初始优势的积聚,而这一过程可能是历史的偶然。他将报酬递增运用于国际贸易和地理集群。

他同时还是位犀利的政策评论人。他在1982年曾经出任里根政府的官方经济学家,专门处理上世纪8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中的国际贸易问题。但是他的自由主义政治决定了他为政府工作的时间很短。此后,他成为政策观察家和评论家。他的很多看法总是与众不同,他是这样评价华盛顿的政策决定的:“很多资深官员并不清楚他们在说的是什么……而且,很多有权力的人喜欢接受一些人的建议,主要是因为这些人的建议让他们感到舒服,而不是因为这些人会让他们认真思考。那些真正对政策有影响力的人通常是最会拍马溜须的人,而不是最好的分析师。我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分析师,但肯定不是一个称职的拍马屁师。”

对这次美国次贷危机,他曾经有过预见性的分析。在2006年2月13日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专栏中,他指出,从进口与出口规模的简单比较就可以发现,美国人花费的比他们挣的要多57%。

美国人是如何“超消费”的呢?这主要是通过向日本、中国和中东石油国家借债的方式来完成的。他说,“我们对于进口钱就像进口石油那样着迷”。有时,大量借入外债是有意义的。在19世纪,美国从欧洲借了很多钱,用于修建铁路和其他工业基础设施。那一次借债支持的投资增长使得美国更强大,而不是更衰弱。但最近以来美国的外债主要不是用来推动投资,考虑到经济的规模,商业投资的水平处于历史低位;更多借来的钱被用来修建房屋,购买消费品,并且为联邦预算赤字融资。

克鲁格曼肯定地认为,这样的消费方式是不可持续的。或早或晚,美国的贸易赤字将不得不下降,住房繁荣将会终结,美国的消费者和美国政府将不得不回归到经济的基本面。他还指出,由于太多的经济参与者有着不切实际的预期,美国未来将面临的调整不大可能是“软着落”,而是一种“崩盘式”的调整。克鲁格曼曾经因为准确地预见亚洲金融危机而名闻天下,这一次,他很可能再次不幸言中。

 从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获奖工作我们可以看出,数学在经济学领域已经和正在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例如,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两位得主——罗伯特·默顿和迈伦·斯科尔斯,他们是成功地把经济数学应用于期权定价的研究,即把微积分和概率论知识用于期权定价的公式推导。而经济数学,即在经济中应用的数学,是经济学与数学相互交叉的一个跨学科的领域,也是目前数学最为活跃的一个应用领域。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是里奥尼德·赫维克兹(Leonid Hurwicz)、埃克里·S·马斯金(Eric S·Maskin),和罗杰·B·梅尔森(Roger B· Myerson)三位美国学者。

2006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该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就业与增长理论的著名代表人物埃德蒙·菲尔普斯,以表彰他在加深人们对于通货膨胀和失业预期关系的理解方面所做的贡献。 

2005年,以色列经济学家罗伯特-奥曼和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谢林获得了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两位经济学家“因通过博弈论分析加强了我们对冲突和合作的理解”所作出的贡献而获得了1千万瑞典克朗的奖金,他们的研究成果有助于“解释价格战和贸易战这样的经济冲突以及为何一些社区在运营共同拥有的资源方面更具成效”。 

2004年,出生在挪威的经济学家基德兰德和美国经济学家普雷斯科特获得了该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两位经济学家因对动态宏观经济学所作出的贡献而获得了1千万瑞典克朗的奖金。他们的研究工作解释了经济政策和技术的变化是如何驱动商业循环的。 

2003年,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恩格尔和英国经济学家克莱夫·格兰杰获得2003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授予这两位经济学家这个桂冠时称:“今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发明了处理许多经济时间序列两个关键特性的统计方法:时间变化的变更率和非平稳性。” 

2002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该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丹尼尔-卡恩曼(拥有美国和以色列双重国籍)和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弗农-史密斯。丹尼尔-卡赫内曼将源于心理学的综合洞察力应用于经济学的研究,从而为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奠定了基础;维农-史密斯为实验经济学奠定了基础,他发展了一整套实验研究方法,并设定了经济学研究实验的可靠标准。 

2001年,三位美国教授乔治·阿克尔洛夫、迈克尔·斯彭斯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由于在“对充满不对称信息市场进行分析”领域所作出的重要贡献,而分享该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

2000年美国芝加哥大学的詹姆斯·赫克曼和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丹尼尔·麦克法登两位教授,以表彰他们俩在微观计量经济学理论与方法上的突出贡献。他们设计出研究人们生活方式决策的分析方法,已经在经济学及其他社会学科广泛地用于个人、家庭与企业的统计分析中。这些理论与方法对于教育训练计划、城市运输系统和老人住房等经济社会问题的研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1999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该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芒德尔,因为他对不同汇率制度下的货币与财政政策以及最优货币区域做出了影响深远的分析。

  1998年印度籍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因其对福利经济学以及发展经济学的突破性贡献而获此殊荣。

  1997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哈佛大学的资深教授罗伯特·默顿和斯坦福大学的荣誉退休教授马尤·舒尔斯,以表彰他们在期权定价理论方面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体现了经济学界对期权定价理论巨大意义的充分肯定。

  1996年詹姆斯·莫里斯和威廉·维克瑞——前者在信息经济学理论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尤其是不对称信息条件下的经济激励理论。后者在信息经济学、激励理论、博弈论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1995年美国人罗伯特E,由于他发展并且实际运用了理性期待值假设而获奖。

  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翰·纳什、约翰·海萨尼和莱因哈德·泽尔腾,这三位数学家在非合作博弈的均衡分析理论方面做出了开创性德贡献,对博弈论和经济学产生了重大影响。

数学介入经济学使得经济学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革。目前看来至少推动了几门新的经济学分支学科的诞生和发展。其中有数理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等。从1969到1990共有27位经济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其中有14位是因为提出和应用数学方法于经济分析中才获此殊荣,其他人也部分地应用了数学。之后的几年的获奖者也应用了许多数学的方法。

我们从获奖者的贡献中可以看出数学在经济学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 京ICP备06067556号
资源建设维护单位: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 电话:010-62553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