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代建筑(公元前221~前206年)

秦代创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国家。尽管历史时间短促,但这一时期在建筑上留下的业绩,却是千载以后仍为世人所仰叹的。秦始皇陵阿房宫长城,以及通行全国的驰道和远达塞外的秦直道,工程浩大宏伟,给后世建筑的发展带来了巨大影响。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即开始大规模扩建咸阳宫殿,集中仿建六国宫室,使战国时各国建筑艺术和技术得以交流,为形成统一的中国建筑风格开创了先河。军事防御工程方面,秦始皇派蒙恬统领三十万之众,“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籍此阻碍北方匈奴统治阶级的侵袭。但由于年久颓废,其原物留存很少,今天我们常见的砖甃长城,均为明中叶以后增筑。

秦始皇陵墓建筑豪侈也是前所未有。“天下徙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宫,奇器珍怪,从臧清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树草木以象山”。所建阿房宫极其豪华、壮丽,现仅存前殿夯土基址,东西长1000余米,南北宽500米,残高8米。从尺度看,史书上记载“上可坐万人,下可建五丈旗”,的确可能。公元前二○六年,项羽率兵攻入秦咸阳,火烧秦宫,大火三月不灭,足见宫殿之巨大。

 

西汉建筑(公元前206~公元25年包括新朝)

 

汉继承了秦的政治制度,巩固并发展了统一的国家。西汉社会经济繁荣,国力强盛,在中国建筑史上出现第一个高潮。西汉都城长安,面积 35平方公里,采用封闭式的闾里。周围陆续建有七座卫星城性质的陵邑(汉代为守护帝王陵园所置的邑地,借指帝王陵墓所在地),城西南凿昆明池,用作城市蓄水池。城市中设九个市场,主要道路有八街、九陌(汉长安城中的九条大道)。

西汉宫殿苑囿(畜养禽兽的圈地)更加巨大、华美,有长乐未央、明光、长信及桂宫、北宫六处之多。“宫”大都指由多数之殿乃至其它台榭阁廊簇拥所形成的集体。全体之外,绕以宫垣,四面辟门,门外设有石。从未央宫前殿遗址和新发掘的武库、西汉明堂辟雍和王莽宗庙遗址看,当时宫殿仍是木构和夯土技术结合的台榭建筑,宫殿间以阁道相连,未央宫甚至跨城作飞阁通建章宫

西汉初期承袭前代高台建筑形式和纵架结构,至西汉末叶高台建筑渐次减少,楼阁建筑开始兴起,促进了结构技术的发展,有迹象表明已逐渐应用横架。长时期建造阁道、飞阁,又建高数十丈的井干楼,促进了井干和斗栱构造的发展,在许多石雕刻上,已看到一种层层叠垒的井干或斗栱结构形式。从许多壁画、画像石上描绘的礼仪或宴饮图中,可以看到当时殿堂室内高度较小,不用门窗,只在柱间悬挂帷幔。

建造陵墓也是西汉重要的建筑活动。西汉帝陵规模宏大,如汉武帝茂陵地面封土230米见方,高 46.5米,呈覆斗形,外有围墙,四面建。各地王墓往往凿山而成,内建木构椁室。

 

东汉建筑(公元25~220年)

 

西汉末王莽新朝爆发农民起义,长安残破。东汉迁都洛阳。东汉建筑平面、外观日趋复杂,高台建筑日益减少,楼阁建筑逐步增加,并且大量使用成组斗拱,木建筑的结构方式也呈现多样化的发展。在出土的大量东汉时期壁画、画像石画像砖明器中有丰富的建筑形象资料。其中绘有宅院、坞壁、重楼、厅堂、仓厩、圈、望楼等以至门、窗、柱、槛、斗栱、瓦饰、阶基和铺首、栏板、棂格等形象,显示出汉代建筑的基本情况。庭院式布局、建筑基本形式等都已接近后世。汉文化的统一反映在建筑风格上也非常明显。

建筑材料中石料使用日益普及,东汉高级官吏墓前建石、石祠、墓表、石兽,从其中仿木构的雕饰中可以看出木构原型的特点。东汉建筑技术的一个新的特点是在墓室中用砖石拱券取代木椁墓,精致的石券,接缝几至无隙可寻。陶井圈、陶水管、石地下水道等使用也很普遍。

在建筑史上,东汉是一个重要转折点,这时期虽然仍没有保存原建筑,但建筑形象的资料却非常丰富。汉代崖墓的外廊(或是庙堂)、外门、墓内庞大的石柱、斗栱,都是对木构建筑局部的真实模拟。许多祠庙和陵墓前的石阙,都是忠实模拟木构建筑外形雕刻的。它们表示出木结构的一些构造细节。这些“准实例”唯一的不足之处是无法显示室内或内部构造。此外,还有大量的间接资料,如壁画、画像砖画像石明器中的陶楼、陶屋,对真实建筑的形象,室内布置情况,以及建筑组群布局等方面都作出形象的、具体的补充。根据这些资料,人们对中国古代建筑的感性认识才充实丰富起来。